catwing

中年狼:

表情練習!

一時興起在推特上玩的~難得可以畫到一些平常幾乎不會畫的表情還滿有意思的XDDDDD

这是关于Jason.Peter.Todd一些比较微妙的事情。

Helicopter:

百里红叶:



关于二桶的梗整理,然后会标出处。还有一些我想要交流的东西。还有对最近漫画的感想。




有一些可能会雷到别人的内容。唔.....二桶BG相关




不适的人可以选择关闭




还有!不都是萌点的还有那种....嗯....让你心脏很痛的内容。




 大多数是很久之前,已经汉化过的。汉化的人如果我记得我就标不记得我就......。




有啥不对的直接指出来。




 




我刚看完红头罩之下的时候对杰森.陶德的认识还停在一个很浅显的程度上。




我以为他只是一个耍枪暴躁的男人。




而这当然不是全部。




 




①关于做饭




喔有种说法,桶哥是蝙蝠家最会做饭的人。嗯....我倒是没看到哪里说啦除了小小哥谭里







大家为了让阿福休息一天在尝试做饭,然而后果很惨烈。




所有人所到之处全部乌烟瘴气除了桶那一片祥和。




而且他独立出去的确把自己的安全屋处理的很好。




关于这个就要谈到②种花




(这个梗不是我发现的所以我把截图放出来。)(出自《红头罩与法外者》)










 




 他恐怕真的在养花。而且看到下面的③中国瓷器没?




这不是巧合。或者恰好放在那的。NO。




因为。







瓷器再一次在他的安全屋里出现了。




这些房间都是他自己布置我比较肯定地说毕竟不可能顺便哪个旅馆都给你放瓷器还给你整理武器的柜子我都不会对自己房间那么仔细的啊啊啊啊还那么讲究救命啊啊啊




 而且他还有对自己家具说”Hello"的习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呢想想都心疼 




④关于家政活




你看他对自己都那么讲究了,会家政活当然特别正常。




况且缝脸都会他怎么可能干不来缝衣服。(出自《阿卡姆骑士起源》汉化组是哥谭重案组)




救命我想娶他娶他我要娶他啊啊啊啊他真的好贤惠啊啊啊家政小精灵桶【不




 




你看这男人太讲究了。好吧他的头盔可能让你误以为他品味跟大少一样糟然而那....只是因为小丑。




我不得不提关于编剧一句超级恶意的话







结果他真的死了。他真的当了红头罩。这个奇妙的补刀姿势真是——恶意——到爆了。




⑤关于文艺青年




老梗了,出自蝙蝠侠与罗宾V1.







《傲慢与偏见》这种少女爱情故事




⑥吉他







这是以前杰森的房间,他可能以前就会吉他。




⑦语言天赋




出现在《蝙蝠侠不朽传奇》并且法外者里他全球拜师肯定学了不少语言吧。








【忍不住多放一张这个桶,这个一直混在男人中间的这个桶怎么那么温柔...。温柔得我都要化了】




他是个文学青年。




⑧关于法棍。




我倒是没看见说他喜欢吃法棍啦就只是....他刚复活到处流浪的时候.....逮着法棍啃。(顺便你们看一眼他脑袋上的伤下面我会说的)







对不起我本来以为这是个很欢快的梗结果知道来自哪每次看到调侃法棍我都想哭。我好心疼。我好心疼。也许有什么其他欢乐的梗请告诉我。




【我听了科普内心是绝望的,来自Show You Balls的补充:在法国以及欧陆这块,法棍一直是最便宜的面包,保质期也长,又经得住饿,穷学生最爱。当初看到有人写二哥爱法棍,就想啊,这大概是桶哥的苦日子情结吧,从来都不是糖啊。




所以根本不是他喜欢吃而是以前他在街头时只能吃这个复活后一直神智不太清楚就……本能让他吃法棍而已。我越来越心疼了....天....




⑨关于COSPLAY这个梗。




他穿过小丑以前的衣服。







并且改装。




他穿过夜翼的衣服。







【官方真的让杰森叫过“迪基鸟”的】




他穿过那套揍提姆的罗宾装,是大少在地球二的罗宾装。







【黄秋裤233333】




他穿过缄默的衣服。







并且改装。




他还穿过红罗宾的衣服。在地球51。不过是老爷给他的。【最终危机倒计时】




而前三件,都是他看过就直接仿制出来的【他好贤惠】所以他真的会缝衣服。




⑩关于白发。




也许会有新入坑的人察觉,为什么桶的白毛完全没在原著中出现过然而同人图大多数都是白毛是不是因为帅。咳很负责告诉你NO。然后这是编剧的屎恩。




首先一点,白毛出现过而且还很帅




 《蝙蝠侠:缄默》《蝙蝠侠年刊25》(浮世绘清浊汉化)《蝙蝠侠与罗宾V1》《闪点》都出现过




 




 是不是超帅的




然后关于他为啥会有白毛,编剧给了我这个操蛋答案




因为拉撒路池也无法治愈他脑袋上严重的损伤。




而关于那时候的伤我给你个准确答案。







“......颅骨骨折,胸骨断裂,肺塌陷,还有四十多处骨折....经历爆炸然后被埋起来?”




然后你们看见口红桶的红毛,是当时BR的编剧莫里森挖出古早ginger这个设定【这个人经常这么干,ginger可以是金也可以是金红,古早用的金发软萌小jason,这个人二十年后翻出来用的红】亲爹后来接手BR延续了这个设定也延续了蹲局子设定【。




金发桶染发他认为染成黑发就能让他更像迪克,能让蝙蝠侠接受他当罗宾。




莫里森挖出这个设定不是不好,红发强调桶在蝙蝠家的不同尽管有效果但是很坑啊!危机后的街头杰森是黑发啊!而且什么染发剂可以持续这么久啊!而且杰森这说的什么理由啊你逗我...




 




......不过杰森如果是真情实意地这么认为我真....心疼.....。




 




我们....开心一点.....




⑪关于他见到老年人就“友爱”蹲下来然后被捶一顿。










哈哈哈哈救命为什么杰森你老是屡教不改呢哈哈哈




【不过他真的超绅士的对于女孩子和小孩子】




⑪神父




这是出现在闪点主刊,这里的杰森没有遇见布鲁斯,他在长大后当了神父。







是不是超治愈超帅气他对女孩子真好....




⑫抽烟




这个无可置疑,他从很小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蝙蝠侠#409







并且跟了老爷之后也没有戒掉。【出自哥谭骑士




不过复活后乃至重启后我并没有看见他抽烟。【这点我觉得非常奇妙明明古早就有这个设定,抽烟也很适合这个皮革Boy的feel。编剧没有写擅于补充细节的画师们也没有画...。




⑬喜欢吃的东西




他最喜欢吃的不是法棍啦




辣热狗啦!!




⑭怕冷




这个孩子从罗宾时期就开始怕冷了【怜悯脸






哎呀敲可爱呀。




没人能适应大少设计服装的品味吧。




罗伊跟杰森,队伍里唯一两个正常人,讨论他们的衣服有多么不防寒。........奇妙。










新刊这个杰森也怕冷!!敲可爱!!【虽然感觉应该是没看古早可是相和的话这个人,真的真的怕冷啊。】




两个童年穿着绿色鳞小短裤在阴冷的哥谭上空飞驰的BOY,一个被冷怕了。一个被冷爽了。哎呀哎呀。




⑮关于女孩子还有性经验




这是我开这个整理的最大原因。




我常常在同人文里看到,比如,杰森15,6岁就...嗯。




我信了最开始。




然而







我第一反应“卧槽初吻?!这女人...."




后来我就反应过来,艾森斯他是杰森复活好一段时间碰见的,所以他在16岁,死前根本没跟女孩子接过吻??!天呐。




我当时都习惯美漫....比如大少那种女人缘好得惊人的人。




但是杰森....




后来我就开始留意杰森跟女孩子,发现。




他尼玛超纯情的啊?!




完全不会调情。




他跟唐娜第一句“嘿这下我们俩都死过了”




天。




真糟糕。这个调情方式。




同时,真可爱喔。




后来转变成,法外里,他会对所有女性使用敬语,星火亲过来表示“搞什么鬼?”他对金发空姐冷淡,他对待所有感情很冷淡。但是,他真的对待女孩子非常负责任啊救命。伊丽莎白被扯进来第一反应就想把她送回去,而且会在伊丽莎白埋怨的时候蹲下来安慰她。他根本没学会怎么跟女孩子约会,伊丽莎白说他“约会技巧非常蹩脚”




他在跟女孩子交往方面上完全是一片空白。




他真的,好纯情喔。




所以我说我觉得他喜欢卡拉。




因为他对待卡拉的方式,完全是小男孩想炫耀的方式。而且还特意装酷炫耀他那些战斗技巧。




还有别人说的“我还以为那个红头罩是你的男朋友。他好像的确认为你喜欢他”




别人都察觉出来了喂,别否认了你还特地监视她看她对你什么想法。




天真是太可爱了。救命啊我的心脏。




 




就如我说,我刚开始那些浅显的认识,不是全部。




我希望你们能看到他在对兄弟的事情上如此暴躁,却对所有女性使用敬语。他所有的那些疯狂行为都是因为布鲁斯,他去找提姆迪克报复只是因为他以为没有人记得他。人不是天生就会那么多技能的,他到底是经历怎样的痛苦和孤独才学会那些稀奇古怪的技能——。




 




而现在他走出来了,死亡和疯狂不能摧毁他的精神,小丑加于他的痛苦不能扭曲他那颗温柔的心。




【泪目】他真的有在参与生活啊。




你看他最近这刊漫画的....







超棒的巨大笑容。而且他在耍帅——




所有蝙蝠家的人就他在笑。




相比以前复仇复仇复仇。他开始去过普通人的那些生活,他这个年纪该干的事,喜欢一个女孩子然后故意调戏她,因为我真的很屌所以我要展示我真的很屌。天我真的超级欣慰超级幸福。不被过去那些狗屎人生束缚,开始去追求他想要的生活。




他不是忘记过去的一切,而是记住了,接纳了这些苦痛,任然去“做他自己”。




我希望他一直保持这样的笑容。




他是个超棒的人。




我喜欢他。


aaaaaa:

终于找到上次想找的图片了。

比心!!太太圣诞快乐

Rin丘丘:

【血战钢锯岭】【Smitty/Desmond】【强行HE】

圣诞节都到了,圣诞节需要奇迹对不对。。。总之三刷以后果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对这两只下手了,虽然忙成狗病成狗郁闷成狗只能应付草稿风。。。一晚速涂,潦草得我可以原地见上帝了(哭)第一次画卢克画不像。。。

但是我不管我就是希望小军医能救下小战神嘛TAT!我记得小战神大概是躯干中了三枪。。。某一枪大概。。貌似是直穿心脏。。。于是强行改伤口让小战神吐便当!一切都经不起考究,轻拍。。。

总之只要人活着,啥都有戏!

——祝好梦我的小天使QuQ~

话说小战神这个昵称是哪位甜心起的太合适太可爱了好么mua!mua!mua!!


圣诞快乐!再次诈尸完毕,新年见啦诸君!


=================


碎碎念:听说Smitty是OMC人物,让我觉得他们更适合AU了耶。。。校园AU啦,古罗马AU啦,十字军AU啦。。。啊,好想画OTZ。。。。。。


冥国坏鬼名士:

沒看過拉郎嗎:

圖長 注意流量

給誕生於世76年的、美好的你


Happy Birthday!
Richard Grayson!

大家來猜猜看哪個是哪個世界的格雷森吧?ww

读《Valediction 临别赠言》

Elles:

这一篇是Arthur中心无CP的,好几个月前看的,实在喜欢到不行,忍不住写了篇笔记?感想?之类的东东。其实我的口水感想毫无意义,大家若没看过请务必去看完全文!


 


标题:Valediction  临别赠言
作者:Luxorien
译者:淇奥
分级:T
简介:亚瑟四次说了再见,还有一次他没有说。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7895111/1/Valediction
译文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75448-1-1.html


 


几乎是最爱的几篇之一了。似乎我对小王子中心的文总有一种特殊的偏爱,当然,或许并不是仅限于小王子中心的。那篇阿徐姑娘以Gwen为中心的《女王》我也特别爱。想必我是对character study抱有深切感情,很容易被打动。我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位嗜好优美文字的人,一般偏好情节。但自从踏入梅林圈,被颠覆的也不是一星半点,我就认命了。


再说说译文,如果不是这位姑娘译的如此优美,大概我也不会有如此深的情感。想想自己的译文真是自惭形秽。哎呀,不扯废话了,赶紧放出自己极为喜爱的几个部分,细细咀嚼。


 



有时他试图想象她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继承了她的头发,不过他后脑勺上的头发老要翘起来,不知她是否也是如此。她秋天喜欢吃苹果吗?春天是不是喜欢赛马?她会不会像莱昂的母亲那样唱歌给他听呢?他只能通过流言微语来窥探她生前的碎片,用想象填补空白,希望他身上不像乌瑟的地方就是像她,如同阳光透过阴影零星洒下。



这一段看得我鼻头一酸,加粗的地方更是直戳心窝。并没有过多的笔墨,只是一撮翘发,只是最简单的喜好,只是最卑微的希望,就几乎把我弄得泪流满面。


 


接下来我发现,要是我想一句句评述心爱的语句,那就基本上得全文搬过来了。好吧,只能忍痛割爱,少写一部分吧。


 



他知道她一定无以伦比。亚瑟那时已经发现,所有最美好的事物,最美妙的东西,都鲜少有人提及。他已经学会把自己的珍宝藏在身边,悄无声息地隐匿起来,像丛林中一动不动的猎物。他的生命里没有空间来述说美和憧憬,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献给了责任。他眼睁睁地看着愿望与梦想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颤抖、碎裂,束手无策。只有语言未曾触及之物依然幸存。



很有些心酸,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


 



他的父亲号令着卡米洛的利刃,亚瑟则负责一个骑士的小分队。这是一场考验,而亚瑟决心将其征服,一如往常,好让他的父亲——他的国王为他骄傲。他能感到乌瑟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于是他继续努力用坚冰与钢铁包裹自己的血管。人若恐惧必将优柔寡断,寡断之人则毫无用处。



既是父亲,又是国王。傻瑟,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他父亲经常谈起战斗的荣光,而亚瑟记忆中最多的却是尖叫与恶臭,是全身溅满污泥与血肉之后看起来别无二致的人。就好像某个疯癫的神灵用泥土将他们塑造成型,再让他们相互争斗,让他能观赏他们在战争无尽的癫狂中将鲜血还归于土。他心中的一部分想要狂笑,而他毫不留情地将这疯狂的冲动推进他贮藏恐惧的阴暗角落。



亚瑟从小在战场上厮杀,而记忆最多的却是尖叫与恶臭。永恒之王,Once and Future King,确实与众不同。原剧就能看出,他对乌瑟的有些做法显然极不认同,他心中有象征平等的曙光,有向往和平的希冀。战争,对他而言,并没有荣光。他是如此善良,美好,重情,于是只得坚强。


 



求你垂怜,我的王子。



他不确定沿着他咬紧的下颔一路流下的水滴是汗水或是泪水,但他刻意不去想,抽出了短剑。卢修斯微微点了点头,亚瑟在这一刻向他道了永别,将薄薄的刀刃从盔甲的缝隙间送进了他的心脏。年长骑士连最后一息都默念着卡米洛。



利刃既可送敌人下地狱,也可伴同伴进天堂。继与母亲道别后,又轮到伙伴,第二次了。


 



但乌瑟没有赞扬他,只不过接受事实而已。一拍肩,一颔首,就是所有,认可他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亚瑟不是个好儿子,他只能算差强人意。每当他凝视着金龙的纹章溅上鲜血,总忍不住会想,假如他能超越勉强合格的程度,假如他能出类拔萃,他的国家是否就不必用鲜血来献祭



傻瑟,求你别再往自己身上揽了。


 



他眼前再次出现了他男仆的脸庞:荒唐可笑,始终留在他身边的梅林。他的头脑想要辩称他的国家已经不再属于他,可他的心……当那双闪亮的蓝眼睛依然望着他,向他寻求庇护的时候,他的心实在无法甘心认输。那双眼睛依然忠诚。只要梅林还在他身边,他就没有失去卡米洛,他的思绪已经脱缰,甚至差点在森林斑驳的阴影间笑出声来。


 


况且,如果他没有失去卡米洛,那就仍然有责任需要背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凡是追随他流亡荒野的人就是他的亲族,而他们决不能丢弃留在卡米洛的那些人们。如果他打算荫庇他的子民(他也决意如此),到头来就必须和莫甘娜分道扬镳。



他便作别。



盯着这一句“他便作别”,我失神了至少一小时。到头来,这位自幼丧母的卡梅洛王子,被亲姐背叛,父亲即将离世,随之而来的舅舅也心怀不轨,而从头至尾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位忠诚男仆,更是始终对他隐瞒。现在,在他目睹亲姐叛离后,强忍下心中伤痛,决意为他的子民,再次坚强。他作了第三次道别。


 



正是在这个瞬间,他意识到与桂尼维尔结婚并不仅仅是对他们俩而言最好的结局,也是对国家最有裨益的。与亚瑟相比,卡米洛也许更需要她。他可以挥剑,而格温……她能点亮天空:如同阳光穿透阴影。有她当王后,卡米洛或许能撑过去。他愿意心甘情愿地将整个国家交给她照顾。



第四次道别是与滚娘,傻瑟正要用自己献祭,关上灵界的大门。作为一位亚梅的shipper,我对滚娘的心情可谓十分复杂,可这篇文里的阐述真是正中下怀。滚娘将是一位优秀的女王,卡梅洛需要她。作为国王的亚瑟将会迎娶她,可抛去身份,单论亚瑟这个人,他最需要的,是梅林。


 


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同梅林,可仅有这句道别,他说不出。我要被第五段美炸了,实在挑不出哪一句,每一句都太爱。天呐,我全贴上来好了。


 



其五


 


亚瑟注视着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莱昂担忧的目光沉沉地压在他的肩头,而他却无法转开视线。他知道他展现出了自己的弱点,他的犹疑不决,但他现在不在乎。


 


他眼前始终重放着暗灵如同死亡之风般向他们扑来的场景,他的肩膀依然能感觉到梅林的手,抓住他肩膀的力量惊人地大。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起,梅林就不顾自己并没有这个权利,一直在对他指手划脚。亚瑟早该知道。他早该猜到的。但谁又能预见到这种荒谬绝伦的自杀式壮举?


 


亚瑟已经习惯自己才是那个先行动再思考、迅速得无法阻止的人;事情在他身边发生的时候,他从未站在一旁袖手旁观过。他想知道当他在战场上机动制敌时,敌人的感受是不是就和他现在一样:一场不可言喻的风暴席卷而过,整个世界都在他们身边飞旋,这场风暴似乎持续了整个永恒,又仿佛转瞬而过。梅林行动得太快了,亚瑟甚至都没想到他得保护梅林免得他作出什么傻事。那孩子完全吓坏了。


 


兰斯洛特的脊背挺得笔直,撑起责任的重负,亚瑟凝望着他肩背的剪影和跟在后面的那个小小的低伏的身形,想起他骑士身上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梅林荒唐的坚持。梅林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屈不挠地陪着亚瑟闯进最糟糕的境况里,这种可笑的固执却能与骑士的勇气不相上下,而且梅林身上总有种……有种能让他哪怕最惊人卓绝的愚蠢举动变得多少有些合情合理的能力。亚瑟永远都不会坦白,甚至在内心的寂静中也鲜少承认,但那种愚蠢是他的支柱。无论他走到哪里,梅林都在他身边。老实说,他一点都派不上用场,但他很……忠诚。有时这比一百匹马还重要得多。



他的骑士慢慢把他拉走,走向他们的终点,但之前有着一个瘦高个笨蛋陪在他身边时似乎如此轻松的旅途现在忽然长得难以想象。他曾以为他作出的这个鲁莽的决定能够让他以一己之力拯救他的子民;他曾以为他拥有那种高扬着头坦然赴死的勇气。而现在他觉得仿佛所有的力量与坚定都随着他的男仆离他而去。


 


这次旅程从一开始就毫无希望。这点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而梅林本身却仿佛就是不可能的胜利;他是直面覆灭的笑声;他是无所畏惧、不可理喻的希望;他是从不改变永劫复归的磐石。亚瑟无法向他告别,就好像他不可能把自己持剑的手臂抛在身后。在这样的时刻继续前进是他所做过的事情中最为困难的一项。他想这一定就是绝望的感觉。


 


马匹不耐烦地嘶鸣起来。骑士们的眼睛凝视着他,默默判断,在恐惧中流露出焦灼。他想告诉他们等一等,就等该死的一分钟。但他知道他不该向他们发怒,并且他们也压根不会明白他为什么必须冷静下来振作精神。他们决不能知道他们的征程差点就要败在这里了,在这片风霜侵袭的废墟上终止。


 


不。这不是绝望,也不是终结。这是亚瑟拒绝说出口的一句再见。他一定会拒绝,因为这才是梅林的意义:绝望无力处的坚强,点不起火焰之处的光,于无声处的惊雷。这并不是离别,因为他们足下永不分离,无论面临伤痛、距离或死亡。


 


亚瑟转过身,但他明白,梅林始终与他同在。



感觉写什么感想都是在玷污这一段文字。原文很美,而译者姑娘翻译的也简直让我如坠梦中,美轮美奂。我都想把我自己译的给一把火烧了。天呐太美,我被炸成了一朵烟花。不行了我得去缓缓。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人,我的感想什么的完全多余,请大家务必去看全文。


 

桶哥!好棒!!!

AKI:

P1 TimkonTim

P2P3 噗浪點圖

P4 殭屍末日AU Jason

P5 BIO歐美場

【Smitty/Desmond】The Night in the Foxhole

好棒

在山毛榉树下:

在战壕里小军医睡着的那段时间,Smitty在想啥呢(


-----------------------------------------------------------------------------


这里看不到星星。


Smitty仰着头看了好一会儿。炮弹的浓烟几乎完全遮住了天空,呼吸里都是硝烟和烧焦的木头味,还有令人反胃的血液的腥臭味。他想他的肺里一定积了很多黑色的烟尘,而且他平时还抽烟,唔,说不定将来他会得肺癌——当然,前提是如果他能活到得肺癌的那个年纪的话。


现在是难得的安宁时刻,一直处于紧绷的大脑终于放松了一些,在白天高度投入的战斗之后,此刻各种疲惫疼痛也全都涌了上来。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远远低估了“战争”这个词所表示的含义,敌人的疯狂程度远超他的预料。那些日本人神不知鬼不觉,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围住这个战壕。他们的确很可怕,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就像麻木而疯狂的机器一样,不知畏惧,没有感情,就只有进攻,进攻。


他一直以来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也无所畏惧,也早已有了葬身于战场的觉悟,但直到今天他才真正认识了战场。活生生的人一个接一个在他眼前倒下,战友的血喷溅到他的脸上还带着温度,然后慢慢冷掉,犹如他们的瞳孔中逐渐涣散的生命。他并未对此感到害怕,却被某种不知名的却激烈的情绪拉扯着,沉沉地坠在心脏上。他想起那个被机枪扫射的战友,曾笑嘻嘻地说他喜欢钓鱼,等仗打完他要多买几根上好的鱼竿;那个才冲了几米就被炸掉半个身体的年轻男孩,一直想等战争结束就重新回学校念书;还有一个,和那个瘦玉米杆一样,在休假的时候结了婚……不知名的情绪再次涌上来,连他的胃似乎都开始绞痛,他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期待与憧憬粉碎在了这里,又有多少人甚至来不及拥有一个愿望?


Smitty把视线转回睡着的Desmond,他想问问他,你所信仰的上帝真的存在吗,那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死去,连让他们实现自己那点儿可怜的念想的机会都不给?


Desmond突然发出一声低呼,Smitty看到他痉挛了一下。


他准是做噩梦了,Smitty想。但他并没有叫醒这个正沉浸在噩梦中的战友,反而打量起他。


他像是累坏了,就这么摊开手脚睡过去,上衣口袋里露出圣经的一角。


真是个傻蛋,一本小小的圣经能做什么,它甚至连一颗子弹都无法抵挡。他怎么敢真的就这样上战场?


Smitty不喜欢看圣经,也不怎么相信上帝。他小时候也曾尝试过祈祷,但没什么屁用——那个上帝不会在他被揍的鼻青脸肿时来拯救他,也不会在他被抢走食物而饿得胃痛时给他一杯牛奶——而他的拳头可以。至少在那个时期,武力是他解决一切困扰最有效的方法。而这个玉米杆,看样子就知道他显然成长于跟自己完全相反的环境——以致于他充满了傻气的天真以为全世界都会对他温柔相待,正如他对别人那样。


一只苍蝇落在了那圣经的一角,他稍微凑近挥手赶走了它,然后继续盯着那已经有些磨损的书角。他想起了里面夹的那张照片,说实话那的确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这个傻蛋还真是幸运,他撇了撇嘴角,他完全可以想象到玉米杆来军营的时候是什么情景——就如同他自己走的那天一样,车站里挤满了女人,与她们即将分别的恋人或丈夫依依不舍地拥抱、亲吻,然后抹着眼泪挥着手拍目送他们离开。当然,这些人里不包括Smitty,并没有什么姑娘与他吻别,也没有人牵着他的手泪眼婆娑地说“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有谁会期待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将要去吃枪子儿的小混蛋活下去呢?也许唯一一个会为他祈祷的人是孤儿院的院长,那个年迈的老修女,而那天她仍因重病卧床。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活着——他最后一次休假去看她的时候,她就像干枯的麦秆一样毫无生命力。


视线从圣经移向Desmond的脸,光线很暗,他勉强能看清Desmond紧锁的眉头,看来他还没能摆脱噩梦。那双明亮得惊人的眼睛此刻紧闭着——是的,Desmond的眼睛实在太过于明亮,又温和得过分,没有任何威慑力,只会让人想到某种无害的小动物——这实在不像一个坚毅勇敢的人的脸,所以他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Desmond是个懦夫,那种性格温吞、优柔寡断、没有丝毫血性的胆小鬼,这个想法在他的挑衅无疾而终后更加坚定。


可他真的软弱吗?并不。


他带着被群殴后满脸的伤走出来,充血的眼睛里噙满泪水,却在Smitty暗想待会儿他要滚蛋的话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告别的时候,强撑着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充满孩子气的执拗对中士说他不能走,他甚至对自己的伤情轻描淡写一笑而过。这是Smitty始料未及的,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好吧现在他知道了这个人的确很勇敢,同时他还是个疯子。


我也是疯了才会陪他一起,Smitty想着,我干嘛要跟他出来?还是两次!说真的,必要的时候他愿意为战友而牺牲,但他可从没想过追随着Desmond去冒险,像个老母鸡一样护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这个军医的指定保镖!可是看到这个瘦玉米杆傻乎乎地以为对方也看不见自己就毫不犹豫地冲进炮火中那一刻,他惊得差点要骂一句脏话,你他妈连枪都没有,你会马上死的,会被敌人打成筛子的知不知道!想想他就有点生气,休息的时候也是,没有枪还偏要独自往外跑,前一次要不是自己跟着他就被日本人打死了!难道还意识不到战场上有多危险吗?他简直想揪着这个玉米杆的耳朵吼一句你他妈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噢问题又绕回来了——Smitty挠了挠自己那已经结成块的头发,他仍未明白自己这种如同使命感般强烈的“我得看着他,我得保护他”的认知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先前他救了我一命,Smitty这样对自己解释,我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啊!Desmond突然一声惊呼,猛地坐起来,浑身发抖,剧烈地喘着气,胡乱地检查自己。


“做噩梦了”,Smitty看着他说道。


“……梦到自己被刺穿了”,反应过来之后Desmond仍然惊魂未定,声音都在哆嗦,他颤抖着抓过水壶灌下一大口。


Smitty突然有些想笑,这家伙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让他再次想起了在新兵训练营里Desmond被群殴的那次,灯光亮起来后,他看到缩在角落里的Desmond,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仓皇地环顾四周,活像一只被吓坏了的蠢鹿。


也许是因为这些关于小鹿的联想,Smitty突然产生一种奇异的冲动,想要去触碰Desmond布满冷汗的前额和濡湿的鬓发——他差点就要真的抬起手去,像安抚小动物那样安抚他,尽管他马上就意识到,事实上他从没有对什么人做过这种可以称之为温柔的举动,那可太肉麻太不Smitty了。


于是最终他还是坐在原地没有动。


“枪就在这里”,他说道。


而我也在这里。


Fin


-----------------------------------------------------------------------------


注:Smitty说那句“枪就在这里”应该还是在说小军医的信仰问题,试图劝说他拿起枪,而不是在安慰他。


但我不管!!!每句话我都要当糖吃!!!【哭喊

天呐好可爱

中年狼:

 @诙桉_今天好好学习了吗x 點的小鸟们在老爷身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什么的,強行全部baby鳥XD各自用各自的方式顯示主權!